当前位置:地区114 > 湖北 > 武汉市 > 武汉珍爱网

【珍爱网北京线下直营门店】原谅是学习放下,不允许怨恨再控制你的生活

收藏 30天前
  • 面议
  • 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
  • 2018-03-16 10:32:11
  • 武汉珍爱网
  • 面议 | 共 1
  • 详细信息
  • 【珍爱网北京线下直营门店】原谅是学习放下,不允许怨恨再控制你的生活 原谅是学习放下,不允许怨恨再控制你的生活


    亲爱的糖:
    我是一位幸运的妈咪,我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宝宝,和他在一起的分分秒秒我都觉得弥足珍贵!但是宝宝的爸爸却并没有和我有一样的感受——
    宝宝的爸爸生活在另一个州。他在我怀孕期间毅然离去,没有见证宝宝的出生。此后,他每隔六七周就会发邮件问候,并嘱咐我好好照顾孩子,但却从来没有给过我抚养费。我们的孩子现在一岁多,他甚至连一个关心的电话都没打过。
    我的问题是:宝宝的父亲隔几个月才会发邮件给我,说一些他自己可怜兮兮的事情。我有没有必要寄宝宝的照片给他,并告诉他孩子的近况?我其实并不乐意这样做,不过,我愿意听听别人的意见,比如,糖,你的建议。
    虽然我很想穿着金属头马丁靴踢在他的要害上,大骂:“宝宝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这个自私自利的家伙!”但是我希望自己所做的事情对孩子最有利。
    喔!骂出来真痛快,有点治愈效果!
    亲爱的糖,愿快乐和爱围绕在你的身边!
    亲亲妈咪
    >>亲亲妈咪:
    你有金属头的马丁靴吗?我倒是有哦,而且很乐意把它借给你去教训那个蠢货。你的愤怒理所应当——无论是谁,都会对抛弃可爱的孩子、不尽父亲责任的男人感到愤怒和震惊。
    但是你知道吗,愤怒无济于事!
    至少从孩子的角度来看是这样的。虽然你的愤怒完全合乎情理,但你却不应让它影响你对孩子父亲的态度。他是孩子的父亲,这是孩子必须接受的事实之一。无论和你共同创造这个小生命的这个男人是否与孩子保持联系,他是孩子的父亲,这个事实永远都不会改变。
    将来某天,孩子一定会质问他的父亲(也会质问你),会怨恨父亲弃他于不顾。我们每个人总会对一些事情耿耿于怀。我们会追问自己的童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发生,我们会反思自己的父母是谁,他们如何成就了我们,又如何辜负了我们。在我们变得成熟的过程中,我们都会斤斤计较。如果父母辜负了孩子,孩子的成长就会极其痛苦。
    所以我的建议是:1.尽你所能,不要让孩子和他的父亲之间存在隔阂;2.如果孩子的父亲冥顽不灵,那么你自己就不要辜负孩子。
    显然,你对孩子的父亲感到非常愤怒和失望,我能够理解。关键是——就像你在信里所说——怎样做对孩子最有利。你想知道自己该不该给偶尔来信的孩子父亲寄去孩子的照片,并告诉他孩子的近况。
    我的回答是:“应该!应该!”这并不是因为你对孩子的父亲负有义务——你并不亏欠他什么一而是因为你对孩子负有责任。在我看来,孩子的父亲只是一个可悲的混蛋(并非十恶不赦),因此,对你可爱的孩子最有利的做法就是,培养他(她)和父亲的关系,尤其是在他(她)的童年早期。
    你在信中沮丧地说,孩子刚出生时,他的父亲就疏于关心,此后更是凡事都不积极。这不是你的责任,但是如果你努力给予孩子父亲宽容、沟通、接纳和原谅,他和孩子应该可以建立积极的关系。这么做可能会对孩子的一生产生积极影响,也可能不会。我们现在不得而知。然而孩子与父亲的关系很重要,我强烈建议你努力尝试。
    这些话我不是轻描淡写地一说。说实话,用金属头的马丁靴来教训这个家伙其实更痛快,而且我也乐意为你效劳。我能理解让你怀着宽悯和真诚给这个“自私自利的家伙”回信非常不公平,但是人人都有自己不得已的选择。
    亲爱的,现在你的面前就摆着这样的选择。这样的牺牲是有价值的!因为,你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孩子——而不是自己。我知道,你是个伟大的妈妈,你对此心知肚明。你的信中,字里行间都闪耀着母性的光辉。现在,我请你尽力帮助那个让你心力交瘁,但却能够反衬出你宽宏大度的男人——务必!
    这是我们的孩子应得的,不是吗?他们应该被爱?是的,确实!那我们开始行动吧!
    首先,我建议你敦促宝宝的爸爸支付抚养费。依法友好协商解决,如果行不通,就起诉他。不管怎样,我建议你通过正规的渠道而不是私下解决,如此一来,即便孩子的父亲没有履行义务,你也会有法律保障。
    要求这个男人作出经济补偿既保护了你的孩子,也告诉他两个重要事实:一是你希望他为孩子做点事,二是他对孩子负有责任。如果他还顾及自己的颜面,就会痛快把钱拿出来。如果他本性不坏,只是眼下处境艰难,他以后也会感谢你的决定。所以,你应该马上联系律师。
    其次,我建议你给孩子的父亲写封信:1.告诉他,你承认他在孩子生命里的位置(充满同情的口吻);2.直接安排一次探访;3.告诉他孩子最近的个性发展和成长情况,附上两张照片。
    我再补充几句。当我说“充满同情的口吻”时,我的意思是:花点笔墨告诉宝宝的爸爸,他离称职的父亲还有一段距离;给他一点改变的时间;不要暗示你打算和一个写专栏的女人一起穿上恐怖的金属头马丁靴,教训得他满地找牙;你要展示出最好的自己、强大的自己,有时候,你需要一点点伪装。
    比如,你可以这样说:宝宝爸爸,见信好。宝宝长得很快,而且越来越漂亮,每天都有惊喜的变化。尽管我们的关系已经成为过去,但是我认为孩子和父亲的关系很重要。从你的邮件中我看得出,你也很重视和孩子的关系,我决定选个日子欢迎你来探望。
    我的第三个建议是,定期给孩子安排几小时日托,这样你可以和闺蜜一起出去,向她们倾诉你的伤痛、愤怒和困惑,对着她们痛骂那个和你亲爱的孩子有一半血缘关系、和你同床共枕过的彻头彻尾的混蛋。
    这条建议看似和你的问题没有关系,其实不然。它对平复你的伤痛很重要。你必须找到一个释放自己对孩子父亲不满情绪的出口,不然你就会被那些负面情绪控制。你和孩子父亲之间的和解可能仅仅是个开始。就算一切进展顺利,难保日后你仍然会有一次次难以容忍的时刻,对此我可以料想一二。如果你不想办法释放自己的情绪,或许有一天你会忍不住迁怒孩子。
    那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两年前,我读过一份研究报告,报告的内容是离异父母在孩子面前诋毁对方会对孩子产生怎样的消极影响。回信时,我曾试图找到那份报告,引用里面的内容,可惜没能找到。不过没关系,有段内容我记得很清楚,说研究人员发现,父母一方在孩子面前指责对方给孩子所造成的心理伤害,比直接臭骂孩子还要严重。
    我不记得他们是否用一套理论来解释原因,但是我认为这种说法不无道理。当别人攻击我们深爱的人时,我们的内心会莫名地涌起怒火;当被指责对象是赋予我们生命的人,而恶言相向之人又是赋予我们生命的另一个人时,情况就更是如此。
    在这个问题上,我有发言权。在我自己的人生中,父亲就是灾难的化身。如果为我的人生画一幅地图,回溯所有往事——所有行动、决定、转变和事件——也许对我来说最有利的一件事就是我的母亲在我6岁时,毅然决然地和我父亲离了婚。
    我的父母在19岁时有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他们并不深爱对方,只因为堕胎是非法行为,我的母亲不愿意去“失足少女感化院”把孩子生下来送人,所以他们才草草举行了婚礼。在随后的九年中,他们又相继有了三个孩子。和父亲一起生活的那些年,我经历了很多可怕的事情,他常常施暴而且小气得要命,具体细节我在这里略去。
    我想要说明的是,孩提时的我是多么爱他——我的父亲,我的爸爸,我的爹地。我对他的爱是那么的深切而又不可抗拒,我对他的爱比我的悲伤和恐惧还要强烈。我无法不爱我的父亲,就是这么回事儿。
    不管这份爱扭曲变形到什么程度,我从来没想过不爱他。但我也痛恨他对我母亲、对我以及其他孩子所做的那些事情。为此,我又哭又闹,我把自己藏了起来;我患上了小小年纪不应该有的头痛病,而且过了尿床的年纪却还会小便失禁。但那个人是我的父亲,当母亲选择离开的时候,我曾求过她不要走。那是我平生唯次那么恳切地乞求。6岁的我无助地哭干了眼泪,我知道如果他们结束,如果妈妈离开了爸爸,我就是一个没有家的孩子。
    你知道吗?我的直觉是对的。我的父母离婚后,我就一直没有父亲了。
    从那以后,我只见过我父亲三次——都是短暂的照面,每次都伴随着悲伤和恐怖的事情。没有父亲的日子大多是风平浪静的。我的童年就是在严重的父爱缺席中度过的。那时母亲带着我们住在便宜的公寓中,那里住满了单亲家庭的孩子,他们大多也和自己的父亲没什么联系。
    一年有那么几次,我们收信时看到是父亲的笔迹。哥哥、姐姐和我就会兴高采烈地拆开信封,当时的我们是那么兴奋,甚至在我敲下这些文字时,那种激动的感觉仍然是那么真切。
    信!爸爸来信了!爸爸来信了!是爸爸的,是爸爸的,是爸爸的!
    其实我们早该清醒的。虽然我们知道父母的关系不可挽回,但还是不愿接受现实。信封上写的是我们的名字,但内容却不是写给我们的。信里总是重复着对母亲的恶言中伤。父亲不仅用词下流龌龊,还声称他当年应该让母亲去做非法人流。他还扬言会突然把我们接走,让她后悔,让她付出代价,让她永远见不到自己的孩子。还挑衅地问她作何感想?
    每当想到父亲会绑架我们,我就不寒而栗。被人掳走的可怕念头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我幻想着该怎么和哥哥姐姐做好逃跑的准备,该怎么不惜一切代价地支持母亲。如果迫不得已,我们可以赤脚走遍美国;我们会沿河逃亡,必要时藏在水渠里;我们会偷树上的苹果和晾衣绳上的衣服。
    但是父亲并没有把我们带走。我到27岁时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从来没有真的打算这样做,他从来没想过要我!这个结论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震惊,那么的悲伤,让我瞬间抽泣起来。
    亲亲妈咪,你孩子的父亲会要他吗?
    我们还不知道!你们的那封信还没有被拆开。它的里面藏着一切可能。人会变,人会犯下可怕的错,然后又去改正。有时候,没有陪伴孩子度过童年的父亲会变成出色的父亲。有时候,他们会变得更糟。
    不管发生什么,不要让你对孩子父亲的态度影响到你为恢复孩子和父亲的关系所做的决定和行动。这样一来,你就做对了!你的言行举止会对孩子的一生产生重要的影响——也会同样深刻地影响到他(她)对父亲和自己的看法。
    我的母亲从来没有对我或哥哥姐姐说过父亲的坏话。她完全可以这么做,她完全有理由让我们去恨他、远离他,但是她没有。对于父亲的事情,她并没有对我们撒谎。我们经常客观地谈起父亲对我们造成的折磨和痛苦,但是我的母亲没有把他妖魔化。在她的眼里,他就是一个人个矛盾、有缺陷但能够自我救赎的人。
    母亲的做法让我还有可能去爱他——那个赋予我一半生命但又缺席我人生的父亲。小的时候,我曾问过母亲为什么会爱上父亲,她努力想起了一些事情告诉我,那些事情连她自己都已经记忆模糊。
    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我们为她该不该谴责父亲而争论。她告诉我,她对他心怀感激,因为没有他就没有哥哥、姐姐和我。我刚成年时,母亲病重,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于是轻抚着我的头发说,如果我愿意,可以去找父亲。她告诉我,如果有可能,应该敞开怀抱去原谅、和解和改变。她告诉我,这么做不是对她的背叛,反而证明了她对我的培养是值得的。
    以德报怨,这不公平。我希望她能够向自己的好朋友尽情倾诉。我的母亲,作为一个和你一样独立抚养孩子的单身母亲——你知道对我来说什么是永不凋谢的美丽吗?就是她!她不完美,她也会犯错。但是她凡事都力争做到最好,超过常人。
    母亲是生活赐予我的礼物。
    在她过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都能够平复父亲对我造成的伤痛。无论你孩子的父亲决定采取怎样的行动,无论他要不要做一个称职的父亲,你的言传身教都是送给孩子最好的礼物。无论我们多么恼羞成怒,无论我们多想穿上金属头马丁靴边踢边骂,但是为了我们所爱的孩子,我们多数人都会在此生做出多次牺牲。
    这样的牺牲,你绝不会后悔。日后孩子慢慢懂事时,自有分晓。
    祝好!


    我的采购商/买家

       发布采购需求,免费帮您挑选优质企业